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开易面的博客

欲从经纬空凝目,万里苍烟更几维?

 
 
 

日志

 
 

【转载】畫壇怪傑: 鄭善禧  

2014-03-22 13:23:00|  分类: 书画古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石墨閣《畫壇怪傑: 鄭善禧》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编辑/雨浓

郑善禧特别绘制此幅〈旷代草圣于右任画像〉。他见过于右任,景仰于右任风骨,更赞叹欣赏其书法作品,每每深受感动,因而为于右任造像自有一份情感流露笔墨之间,加上丰富经验与多年功力,所绘肖像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此图画于右任正面仪容,手持拐杖,身穿长袍,神情凛然,体态安详,和蔼亲切;衣袍以淡墨、花青多层次堆叠,给人既厚暖又朴实的感觉;轮廓以惯用的较粗笔线绘成,用色厚重、笔墨雄健,这是郑善禧的绘画特色。

畫壇怪傑 鄭善禧
鄭善禧畫出「樸拙美」「反璞歸真」是鄭善禧作畫時的執著,善於彩墨畫的他,練就一副爐火純青的傳統技法,並表現出「樸拙」、「單純」的畫風。

當然,「樸拙」是很難表現的,拙必須藏巧,以謙虛樸實的性情,無飾無華一筆一畫誠實地呈現,鄭善禧做到了。他畫出心中的夢想,彷律童年或記憶更深處,也曾有那般沉埋已久的天性。基本上,孤兒很難有幸福可言,但是在幼小時的鄭善禧身上,卻是不同的情況,他擁有更多人的「愛」而豐碩了他的童年。 


鄭善禧

他回憶著:「我四歲喪母、十歲喪父」,(因為他是二娘所生但因母早逝,記憶只有大娘的影子)。噓寒問暖、飲食起居,由大娘一手全心扶持教養。

幸福的孤兒鄭善禧的父親貢西老先生,早年在石碼鐐創辦謙成商行,經營碾米廠,以及代理遠洋船務和德士古石油之銷售,事業相當的大,特別是在二十六年對日抗戰期間,還主持石碼米糧聯營,將九龍江允西北溪出產的米糧,遠濟泉州、安溪各埠,供應閩南軍民所需,對鄉里國家都貢獻了不少心血。

雖然他的父親公務繁忙,但仍然常抽空親自督教這位失去親娘的幼子鄭善禧,所以,至今他仍感念這份難得的天倫至情:「父親的大手握住我的小手,臨帖描字,卻把他全部的功力歸諸於我的筆勁!」就在這樣的鼓勵之下歡欣勤練書法,他又說:「二娘生的孩子,好像是天生的認命,懂得本份和容易滿足。」所以只要有機會跟著老父四處走走看看廟會,便十分的開懷。

他這個么兒,不僅是父親和大娘的最愛,也是所有兄長集中關愛、保護的么弟,尤其是大哥,幾乎大他三十歲之多,雖然是同父異母,大娘所生,卻常常代替父親,管教有加,使得十歲的鄭善禧,失去了父親卻又不致於成「孤」。

移家深山遠市塵他回憶說:十歲那年父親過逝,心中唯一擔心的是,以後有誰能帶我去遊山玩水、參觀廟會?!握住我手的那雙大手消失了,提起筆來,欠缺了那份溫暖及依恃,突然覺得十分的空洞,還有,將來又能向誰去索取零朋錢呢?當然這些喪父的後續,全部移交給了大哥鄭善祥。宜到今日,他的大哥在他的心目之中,始終是一棵可以遮陰的大樹,人生艱困之中的一座可供依靠的泰山。「大娘」、「大哥」和「大嫂」,都是他生命中的重。玩泥堆沙中的靈感幼時的鄭善禧,時常被父親的一雙大手牽著去看廟會、串門子還有練字。脫離了那雙法力無窮的巨臂之後,他的一半童年均沉迷在那郊野,捉魚捉蝦和校園的泥沙堆中,不斷聚集有情世界中的景物,潛心用泥沙堆積成回憶,包括廟會中的關公或是生活中常見的小貓小狗,維妙維肖;重敘了父子至親的恩情。他回憶與父親共遊時的情景,在累積經驗的續作中,他發現了在造形的物象與透視之中,有它奇特的關連,於是用筆墨線條,表達那些泥塑沙雕的時候,不但是趣味橫生,而且是可以隨心所欲的盡情開懷。

牧牛「我覺得繪畫的基礎可以建立在泥塑木雕之中,它們可以直接輸入創作的概念,和繪畫技巧的熟練,而且屢試不爽」。一九七八年,他曾經為自己的孩子畫過一張「小女和布娃娃」,顯然是極想讓自己的一雙女兒也能在童玩之中尋得大自然中的妙造靈感。鄭善禧在畫上這麼寫著:「現在的孩子處在公寓樓房中,有如因鴿籠,鎮日看守這些布娃娃發呆。回憶童年村居,我不但可以飼鳥、養龜、捕草蟲、撈魚蝦,還可以種花栽菜,鎮日在自然樂園中,活活潑潑何等自在!而今孩子們幾時能出外郊遊,因此市囂,謀生為忙,何能常陪同孩子郊遊登山觀海以滌市塵。」可想而知,大自然給了他何等的恩惠?多少的靈感,和可以和泥堆沙的素材!

熱衷民俗畫
    
由於他兒時常伴父親參與迎神廟會,由至上元的元宵燈會和中元的孟蘭普渡,他們父子是最忠實的觀眾,尤其是鄭善禧,不但引經據典的去看、去問,還把深入研究的典故給畫了出來,他說:「迎神賽會很好玩,不僅可以看人潮的湧動、熱鬧非凡,最好玩的是紮紙人和糊紙玩,因為那些奇特造型、五顏六彩,相當亮麗、有趣,最重要的是動態中的變化和靜態中的文化內涵,不但可以了解中國文化的精髓,還可以領略除了正統繪畫之外的趣味。所以我可以說是醉心於它」。在小學和初中的那個階段,他不但是泥塑過林森和蔣委員長、還畫神佛,特別是關公,至親好友並迎回膜拜。

對於中國的民俗活動,不但從年初看到年尾,且還打破砂鍋問到底。他笑著說:「有疑問的話,問我,保證有完整的答覆和正確的活動方法及禮儀」。事實上他對民俗的藝術,醉心的範圍極廣。甚至於布娃娃、布袋戲都十分栩活的出現在他畫作之上。

牧歸 1978詩、書、畫兼修鄭善禧偏好民俗繪畫,他對畫,從不講究如何佈局,完全採取喜不喜歡和要不要畫為主;而且常在畫面之上以毫無體制的字,宜接而無裝飾的去敘述畫的內容,一旦由這些直敘的旁白、自由憨拙的字體,和充滿童稚心聲,趣味性濃的圖形,把整張空白填滿之後,就變得十分有趣。且可以直接震撼人心引起共嗚,這是由於他曾經苦研詩、書、及畫,卻反讓它們全部「白話」的結果。 

他的夫人羅昆芳老師由心裡佩服鄭善禧,非常欣賞他有極為深厚的文學修養。她說:「他的國學造詣極深,對古典詩詞研究下過很大的功夫」。

對於詩、書、畫三者必須兼修,是受了溥心蕾老師文人畫理論的影響,他認為無題的畫,有如默片電影,總是有所欠缺的地方,假使說是一張畫,畫得不怎麼樣,但在畫面之上有一首好詩,或是極好的題材,在可理解又可吟唱的情形之下,尚可引起共鳴,若是一幅極佳的畫,而輟以不三不四的字句,豈不令人失望,望之卻步嗎?!所以他總以溥心蕾老師能詩、書、畫三絕,作為楷模,潛心的修習,希望自己也能文采風流。於是,他便從成親王上窺裴休圭峰法的碑和老師的行草中找到米南宮的帖本,但是這些字的形態,太過流利風采,必須要配合一下自己的個性,「鈍」和「拙」,也就是誠如他女兒所說的「老父 畫笨笨畫和寫笨字」。從此,「笨」和「拙」的字畫,成了他標幟,既然字笨笨」當然畫也得「笨笨」。不用說,所用的題材,也順理成章的變笨了。

畫作「笨」且「拙」海灘逐食鄭善禧曾為他的一雙女兒畫過一張極為白活體的鄭家姊妹,憨拙得極為「溫暖」、「可愛」,圖中畫兩姊妹相擁而行,大的清醒精心,扶持著仍睜不開雙眼的妹妹,主人翁鄭善禧於圖中正題;「妹妹末足眠,姊姊趕時間,路上車輛紅燈莫向前」,後又及「愷平愷文上學圖」。這句十分白話的題句,真的是「白」到了「頂」,再直接而且「土」、「拙」,圖上的愷平也有相當可愛的呼應,寫得恰如其齡的稚氣:「姊姊笑笑,妹妹睡覺連推帶拉,走到學校,老師同學大家看到,一齊大笑,妹妹醒來,莫明其妙」。圖下點出主題「鄭家姊妹。敘為「風雨無間,為學在勤,織絲成匹,滴水江河,莫為積少,累年深高,姊妹互勉,宜怡父母。」感覺得出,他的畫雖然是看起來有逗趣般的憨拙、喜感,但也流露其細膩、深沉的心音。

他之所以畫白話形態的畫以及文為跋、緣,仍是因為他對醒世畫家豐子愷繪畫的喜愛和投入,早期他曾經大量的臨摹過,這種形態體材的作品,往往能在「母雞與小雞笑中含淚」、「趣味極濃」的背後,又常預留一片心酸,提供給觀畫者去深思共鳴。黃光男曾談及鄭善禧的畫,評他的畫「境生象外」文中提到,「鄭善禧教授轉化繪畫的表現技巧,使之成為傳達思想情感之必然,與做詩、填詞的張力極為一致,而且「縱使筆不筆、墨不墨、畫不畫自有我在」。石濤在創作時的心境圖義,必對造形、著墨彩,結構必有章法加以考慮,使繪畫在質量上達到藝術性的飽和點,一層時間、一層空間加上一層個性,宇宙世界的寬闊與人情,躍然在平靜中呈現,既重結構之完善,更注意到畫意的再生。換言之,畫面上藝術性的濃度是作者生命溫度的關注,在多方文化
的關切中,鄭善禧教授選擇了「境中之境、象中之象」的恆常。如此風格,是精神生命的催發,也是藝術的真義,不論以何種題材訴說,畫質的精緻與時空同在。就因為是他作畫心態如此,所以益加的崇拜齊白石的「萬物過眼皆為所有」,只要心思細膩,不必在意題材,鄭善禧欣賞齊白石,是因為白石老人敢把畚箕、鋤頭以及算盤搬上畫紙。其且毫不做作的宜接敘懷。但是儘管白石老人已經是如此的能剖白「人間」及「個性」,也堪稱「笨」「拙」得可以了,鄭善禧還是在尋尋覓覓,看能有什麼樣的素材,更能表白返璞歸夏中的一絲不染?

童畫最真
    
鄭善禧有兩位寶貝女兒,目前讀台大醫科的「愷平」和讀北一女的「愷文」。在她們幼小時,他雖然忙也常抽空,「大手握小手」,帶動孩們練字習文、畫畫。女兒是他的忠實觀眾、也最能與他的畫溝通,是父女之間最好感情交流的橋樑。所以為了寓教於樂,他每畫一個童玩,都編上一個故事。然後把它「活」在畫紙之上,不但讓畫有「敘事性」,而且還具「趣味性」。他畫起來灑脫、開懷,小朋友看起來易懂、開心。因此他為了女兒,把一些週遭耳聞目見的題材,像是小貓、小狗、狗熊、獅子、小烏龜等都納入畫中。而且都將它們擬人化、保留原有動物特徵。讓它們活像一個充滿人性的小精靈,和他們打成一片。看見女兒的布
偶玩具,他更是突發奇想。特別繪製成了一本玩具畫冊畫滿了各種不同的玩具娃娃,每個玩偶都有它的個性和特有的趣味;看過的人,無論是大人或小孩,都會心一笑,頗耐人尋味。

祝壽專題充滿愛
           
他懷著同樣的心情和不同的手筆,畫了整本的祝壽專題,他說:「從歷史上發掘,可追溯到很早的存蹟,上自帝王,下至平民,都有慶頌制,在帝王、國家慶典諸如班們秦凱、出巡秋獵、親耕親桑,太平春市等,而百姓中賀婚慶壽,莫不有特製詩文楹聯書作以稱頌。對於感情表達,中外皆然,賀婚慶生,最為普遍,只是國人為精緻、外國人的祝賀贈畫,總是一般性的畫,罕有應事慶性質而製作的專題畫,在中國從來是末題未用的為多而通用的較少」。鄭善禧從高三開始,就紋盡腦汁,為他最敬愛的大哥鄭善祥老先生,每年製作一幅畫作為全家族的祝壽賀禮。

他說:「家中以大哥最大,為我們共同的家長,國家多難,兄弟先後分批逃生來台,家業淪沒,各為謀生之計,而散居分立,一年中也難得幾回團聚。所以每年農曆十二月底,以大哥大嫂雙壽之慶,藉此兄弟應其家匯集一堂,以敘天倫,避亂異鄉,有此境遇,真是謝天謝地,實沐祖先蔭德,亦以台灣安定、社會繁榮,而國民有幸,所以大哥能俯納家人之眾意,以此延續成例、年複一年,作家庭聚會,得長幼共敘同樂之福」。他又表示:「兄弟之中以善禧最小,自幼獨樂以塗鴉為玩,長大尚不改習性,來台後就讀於公費學校,先在台灣省立台南師範美術科習藝、當過三年小學老師,又再考入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進修,從此以後,遂以美術教師和繪畫創作為業。

哥哥們都以我的畫為榮,在大哥華誕歡慶之日,咸趣以獻畫作興。也是鼓勵弟弟學以致用,勤於業,增其信心,無形中督導其提高適應能力,接受應題作畫之挑戰,從大學三年級開始,便以生澀的筆法,勉難地堆染出『藝山無量圖』……。在他的這幅藝山無量圖中,看得出古人畫筆墨嚴謹、細緻,朋他敬愛大哥的心編織在這張畫之中,油然而生一份對家鄉的憶念,和對大哥、長兄如父的無限感載,畫上有一段極為感性的話,上寫著避秦海隔十有一載,歲己亥冬欣逢大哥五秩晉六壽辰,奉示國難期間骨肉散處謀生艱困,勿得稱慶,漢承斯旨,繪藝山無量圖寫「仰止」「萬壽」「甘露」三亭以故園之景物虔諸尺素,嵩祝福壽康強,當蒙首肯而莞爾也。並於旁接敘,藝山在漳州城西北隅為龍溪之主山,初名登高山,明洪武十三年產紫藝知府徐恭表上賜名紫藝山,通稱藝山。字畫中的景,記憶猶新,山徑小路之上點輟二老及二少,他言明是大哥大嫂以及兄嫂兩位至愛的舛孫女。當然是希望兄嫂能享有天倫之樂,福壽康寧在這本祝壽專集之中,多為祝壽典故之作,但卻也不失臨摹和抄襲前人的可能。事後證明,這只是轉敘胸懷,專為祝壽所作,唯一表達,他們一家人對大哥大嫂的愛慕,特別是十歲喪父之後的生活依恃,唯一的靠山。

夫人羅老師也一再坦承,鄭善禧,確是被兄長們的愛包圍著,而且真正的在他們的手足至情中長大,所以每年的祝壽聚會是全家族最盛大的事。她並感謝諸位兄嫂對他家有極深厚的關愛和支助。所以這本具有白石老人、吳昌碩和八大、石濤筆墨巡禮的畫集,很得人緣的成了全家人的最愛,和旁人、羨慕的焦點。因為這本集子敘述的不僅是中國傳統繪畫的筆墨、文人畫的精神,而且是集忠孝節義的總合,在今天功利抬頭的現代社會之中,這種兄友弟恭濃厚的深情得以保存,而且凝聚成為家傳,除了鄭善禧一家人能酣享這份祖先贈送給他們的至親至愛以外,社會也應該善為推廣。

勤儉刻苦
           
鄭善禧還有一個與齊白石堪為一比的生活習慣,是極為勤儉、刻苦。除了買書以及購買紙筆以舛,幾乎不懂得現代化的娛樂。現在從師大退休了,更是將全部的心力投入繪畫的生命之中。為了安靜作畫,他寧願孤獨,每日清晨六點多,帶著兩盒便當,便一頭鑽進他師大附近的畫室之中。通常他謝絕一般人進入他的畫室,連同孩子、夫人也不例外。因為在他的畫室之中,只有書、畫,畫典一起不眠不休,累了,倒在書堆之中,又是另一種享受,他自嘲:「住在難民營中。他認為在世俗中沒有可以束縛他的
人或事」。回憶起當年,畫家李仲生,還在彰女上課的那段時日,他住在校內的宿舍之中,就有了這個習慣,不喜歡別人窺視他的畫室,把整間屋子的窗門,全上了窗帘,全天候的封鎖,據說也是滿屋子的破銅爛鐵和顏料畫架。除了有限的幾位知已畫友能進得去以舛,閒人免想得其門而入。當然鄭善禧的畫室,必然也是閒人免想「妻女勿進」。他需要創作,又能奈他何?他常背這幾句話「定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他用強而有力,很有自信的泉州腔調念出來,確實具有韻趣,但卻也極像是在自我素描。他自己把自己安排在這麼一個寧靜而思遠的地方看書創作,一天兩個便當直到深夜、月已東昇到子時,才返回自己大安街的住所。

他任教職於建國、附中的夫人,為了成全自己丈夫的崇高理想能早日實現,她只有盡全力的去督教二位女兒以及操理家務,希望能夠讓鄭善禧全心創作而無後顧之憂。

國畫的革新

民國以來,對國畫的革新有兩種途徑,一是「汲古潤今」和「引西潤中」兩種模式,前者是從中國固有的傳統繪畫中歸納出一條創新的新法,例如,齊白石、吳昌碩、黃賓虹、任伯年等;後者是吸收西畫的精髓而後改良國畫,比方說徐悲鴻、林風眠等為例。鄭善禧,對國畫的革新,頗有使命感,他的方法既不「汲古潤今」,又不是「引西潤中」。他是採取融合之後開創自己。他特別強調五四運動中的白話運動對他創作的啟示最大。所以他以白話化的方式去開創自己繪畫撲拙的意境和民主化的現代風貌。
最近,他在阿波羅展出了一幅布袋戲,就給人這種感覺十分的「憨拙」又十分的「現代」和「十分的白話」。他的意思是說:既是弄璋、弄瓦弄不清,還不如生男生女講得分明,不是直接了當些嗎?除了創新,他也不忘護古,最近他也為了三句獨腳詩而作了補句,相當的可人,它們是:趙恆蔥的「詩書是我良田」他補上「求學將以致用」。兼巢居士沈衛的「文章奇逸世少比」,他補上「詩來清吹拂衣巾」。黃葆成的「匈次不使俗塵生」,他補上「賢能威以虛和集」,不但用的是相同的韻角,而且還是相同的字體。那麼,使獨腳詩復活,算不算是另一種善意的翻新?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畫壇怪傑: 鄭善禧 - 石墨閣 - 石墨閣
 
 郑善禧(1932-)生于福建龙溪,自幼爱涂抹,小学时期曾临写香烟画片,又捏泥像,又写书法,对文学、艺术极感兴趣。1950年来台后,进入台南师范学校美术科就读,毕业后再进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进修,奠定扎实绘画根基。曾获全省美展国画第一名、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美术类文艺奖。曾任教于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近年来更醉心于陶绘磁画。由于他对生活的真切体验到处写生,取材广泛,媒材亦无限制,多方涉猎,因之观郑氏的画,立意新颖,却有别于传统文人画的面貌;其对民间美术的体认及对齐白石绘画的偏爱,在色彩上,用色厚重或为对比浓烈的色彩,毫无一丝淡雅之意趣;而在用笔用墨上,融合了石涛的淋漓墨气、金农的朴拙浑厚及黄宾虹的沉重浓郁,表现出笔墨雄健酣畅的美感。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