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开易面的博客

欲从经纬空凝目,万里苍烟更几维?

 
 
 

日志

 
 

【转载】两会雷公双语词典  

2014-03-29 11:3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赵楚《两会雷公双语词典》
两会雷公双语词典 - 赵楚 - 赵楚独家评论
 
      又到一年两会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两会已经成了国内新闻界的严重鸡肋,官方媒体格外卖力,一律仿照过去几十年党文化“空前”、“意义深远”的路数讲空话,而已经充分市场化的媒体和部分不甘寂寞的学者则努力使用显微镜在年年如此的老套中寻找新意:既知道不能把话说得像纯喉舌那样虚假,因为那得罪读者,也就是得罪衣食父母,同时也决不能离经叛道,必须在貌似新意的解读中阐明:这回真改革了,这回真不同了,这回再不是忽悠了。在这种尴尬的情境下,两会代表的各种滚滚天雷就很容易成了跨媒体聚焦的焦点。
       每到所谓两会,总有代表委员们会发出令人眼珠子掉一地的雷人雷语。这些两会雷公的发言有一条基本思路,那就是怎样得罪公众怎样说,怎样违背常识怎样说,彷佛不把社会气到一跳,他们就不能自己满意。记得好些年前电视剧《还珠格格》很流行,某界两会上作家魏明伦跳出来说,这个电视剧格调低下,趣味无聊庸俗,应该禁掉。可就是这位魏作家自己却攀附在权力的尾巴上,为所谓世纪坛作赋,其文义无外乎歌颂盛世,吹捧权贵,更好玩的是,作为蜚声海内外的大作家,其文辞鄙陋不堪,文白不经,毫无体例。
       后来每到两会,各种雷公语录就成了必备节目。有某宗人府郡主,求学经历不堪推敲,身为红色富豪,开会时一身不合时代潮流的名贵皮草,但此人却大谈所谓出身无用,做事全凭能力。又有某家庭背景深厚的军中艺人,网络上曾流传她光天话日乱开车,蛮霸大路,训斥交警的画面,她摇身一变,却在会上提议给中国国民设立道德档案云云。又有说农村孩子不该读大学的,以及号称北京要把外地民工赶走的。又有官员代表声称官员系公仆,而非人民奴仆,公布财产侵害官员隐私权利等,不一而足。
        今年两会自然雷公们也不会沉默。从已有报道上看,今年的雷情也是相当不错的。辽宁画家冯大中倡议设立《动迁法》,号称要对抵抗强拆的国民上手段。他非常鄙夷和傲慢地辱骂守护家园的国民为“上房揭瓦”,好不犹豫地宣称极左时期人民敢怒不敢言的状态是正常的。又有一位忧国忧民的声称《水浒》不合时代要求,需要禁止播出。今年的雷暴季节还未过去,还有多少雷人语录,尚待观察。
        中国的绝大部分普通人民在对这些天怒人怨的雷公语言表示义愤之余,其实没有深思过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这些身份显赫,平时做事精似鬼的人群,一到了两会场合,竟然会发布如此有违体面、文明和人之常情的言论?人们被气昏了头,臭骂他们是猪狗,是人渣,是无常识,无知无畏。每年痛骂之后,对这些人毫无触动,下年他们好代表、好委员我自为之,继续开会雷人,顺便唱唱伟大的中国梦。可见人民的怒骂,媒体的抨击,这些都为触及问题的根本,实质上,他们是有意说这些雷人话语的。
        要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些貌似缺少基本智商的逆天语录,需要看一个基本的现实,那就是两会本身的构成。两会虽被一些好心的媒体和学者称为立法代议机构,其实这只是根本不准确的比喻,因为中国制度的基本设计并非代议制,更不存在纵向和横向的权力制衡安排。直白说,两会代表委员中真正核心的人物,其实还是唯一的领导核心,即各级党政官员。官员在平时或者以当地领导的面目出现,或者以其他身份行事,但一到两会,他们摇身一变,一气化三清,又变成了人民的代表和委员。然而,参与会议的其他阶层人士,无论学者还是富商们并不傻,并不会因为这种简单的魔术变化而忘记自己的身份,以及官员们的身份,他们通过充满黑箱运作的奋斗而获得今日的会议席位,他们知道,谁在决定他们命运的沉浮,以及谁的权力会真正影响他们的身家性命和事业兴衰,因此,他们需要向与会的各级权力大佬表态。
        换句话说,两会雷公们本身一点也不傻,他们平时事业中的纵横捭阖、机制凶狠一点也没有在会场消失,相反,正是因为他们精似鬼的生存智慧,使他们知道在这个本不属于他们的场合怎样讲话,怎样讲傻话。这是一套中国现实权力话语,犹如一种外语,他们那些傻话、浑话、混账话,只是一种借开会之际向权力和利益父母们的表态,翻译成现代汉语,意思就是:我跟你们是一条心的,不用担心我捣乱,我很乖,我跟人民也是有仇的。而对这些表态,权力者自然也是心领神会,同时,社会的抨击和怒斥格外加强了他们发言的分量,使主子们更清晰地看到了这些政治花瓶的真心和诚心。因此,千夫所指的怒骂之后,人民指望这些浑人佞人倒霉的希望总是每每落空。这就是雷公的真相。
        与这些雷公相对的是另一种话语现象。每年两会人们都会听到一些很正面、很常识、很正确的言论,比如,“只有民主才能反腐”,“权贵利益垄断集团阻碍改革”,等等。这一类代表委员很多人是很正直和诚实的人,他们在会议上所说也往往符合常识和学理,话本身没有什么不对。媒体和社会每年都为这些话激动万分,社交媒体上他们的话都被传成了超级段子。问题是,人们在对这些话的肯定里忽略了一件很基本的事实:他们也不是经过真正选举和正当授权委托程序的人民代表。当类似的常识在微博和其他媒体被严厉压制与取缔的同时,他们可以在两会上说出来,这本身就表明,他们的言论尽管是对的,却不代表丝毫的人民权力,只代表那个需要他们在这些特定特许场合说话的权力体制的特殊需要:唱大戏需要精彩的反角,这些真诚而好心的人正是扮演权力大戏的反角的人们。他们负责的是在一个纹丝不动的钢铁屋顶下,每年为亿万人营造“有希望”牌的麻醉剂。
        至于一边以接受质询的姿态做各项工作报告,一边以父母神圣之姿在各省区团讲话的人,这两种身份的矛盾其实一点不奇怪。看各路领导在代表委员面前满嘴“要怎样怎样”、“一定要怎样怎样”,人们才会明白,两会不是执政者接受人民代表检验和质询的场合,而是再次重申谁是老大的一种仪式。看不懂这些并不复杂的话语翻译,你只知道咧着嘴巴笑他们傻,很可能他们正在会后的各种密室里笑你这个大傻子。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