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开易面的博客

欲从经纬空凝目,万里苍烟更几维?

 
 
 

日志

 
 

【转载】畜生的长征·故纸钩沉之九  

2015-01-19 22:36:23|  分类: 博友好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的大学校长,最著名的当属早年任职北大和清华的几位,比如蔡元培,胡适,梅贻琦等,但一般鲜能提及同样早年任职清华的罗家伦,也许是因为他在易帜之际选择去了台湾的缘故吧。这些人教育救国的功勋事迹,在四九易帜后都被歪曲或刻意屏蔽,但近年经过近三十年网络和半官方、非官方的广泛宣传,已渐为普通百姓所知。十几年前千禧之际,央视拍了一部名叫《百年中国》的专题片,罗家伦在1931年担任中央大学校长,也当做了当年的一件大事提了一笔。从此,这个名字就进入了我的视线。但至少在官方的出版物中,还是很难见到罗家伦的事迹。

近来读陈明远先生辑录的关于民国大学经济状况的史料,却意外发现了一条与罗家伦性格和遗闻有关的史料,说来与博友分享。

资料显示,当年罗家伦反对学生以上街游行为特点的罢课抗日运动,并非出于屈辱媚外的本意,由于他参与了国民政府隐忍蓄势的抗日决策,深知没有实力无法抗战的事实,只是徒劳增加人民的牺牲,所以面对学生的抗日鼓噪,他只能把中央的秘密决策和韬晦之计隐忍心中。但他是一个真正了解两国实力差距的智者,深知此时开战,中国必然大败。但国民政府已被学生运动鼓舞起来的民意绑架,不打一仗就没法向愚民交代了,便选择了在相对敌弱我强的上海开打主动挑衅的第一枪。当时驻守上海的只有两个团四千日本兵,中央军集中了77、78两个德械师四万人对付区区四千日本人,以十倍的优势对日作战,本以为一鼓作气就能把日本人赶下大海,哪知鏖战三个多月后未占日军一寸阵地,大败而退的还是中国人,一年之内首善之区上海被占,南京首都被占,全国版图中枢武汉被占,半壁江山被占……。但开战之初无论军方还是民间却都是一片乐观情绪,根本未做败退打算,真到了不得不退时则一片狼藉堪称狼狈逃窜。但罗家伦却在此时显出了他高人一筹的远见卓识。当他得知中央决定开战的消息后,知道此战必败,且肯定导致半壁江山沦陷敌手的尴尬,所以,他远在8·13未战之前就布置了南京中央大学的撤退,事先派人在重庆落实了迁校地址。并在开战之初就组织落实迁校事宜。他在《文化教育与青年》一文中这样描述这次迁校:

我们这次搬家,或者可以算是较有计划组织的,几千个人,几千大箱东西,浩浩荡荡的西上,于不知不觉中,竟做了国府为主持抗战而奠定陪都的前驱。这次搬来的东西,有极笨重的,有很精致的,还有拆卸的飞机三架,(航空教学之用),泡制好的死尸24具(医学院解刨之用),两翼四足之流,亦复不少。若是不说到牧场畜生的迁移,似乎觉得这个西迁的故事不甚完备,中大牧场中有许多国内外很好的畜牧品种,应当保留,我们最初和民生公司商量,改造了轮船的一层,将好的品种,每样选一对,成了基督教旧约中的罗哀宝筏,(诺亚方舟)随着别的东西西上。这真是实现唐人“鸡犬图书共一船”的诗句了。”

但我这文并非要夸赞一个文人的罗家伦远高于当时中国那些军事家的战事预判能力,而是想要大家从中知晓另一位在此次迁校中领导了一群畜生进行了数千公里长征的小人物,因为此事更感人,堪与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媲美。

罗家伦在主校中大后曾立下誓言:“我们抗战,是武力对武力,教育对教育,大学对大学,中央大学就是对着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所以当年中大的一切规模都瞄着世界先进水平,农学院牧场的规模也很大,牧场里的畜生实在没法尽数迁移,罗家伦在最后告别时对留下看管牧场的负责人王酋亭说,万一上海战事失利,日寇迫近首都,这些余下的畜生你可迁则迁,不可迁则放弃算了,我绝不会怪你。

但是,罗家伦说:“他(指王酋亭)决不放弃,敌人是1113日攻陷首都的,他于9日见军事情况不妙,就把这些畜生用木船过江,由浦口,铺镇,过安徽,经河南边境,转入湖北,到宜昌再用水运,这一段游牧的生活,经过了大约一年的时间,这些美国牛,荷兰牛,澳洲牛,英国猪,美国猪,和用笼子骑在他们背上的美国鸡,北京鸭,可怜也受日寇的压迫,和沙漠中的骆驼队一样,踏上了他们几千里长征的路线,每天只能走十几里,而且走一天要歇三五天,居然于第二年的11月中到了重庆,我于一天傍晚的时候由校进城,在路上遇见到了,仿佛如乱后骨肉重逢一样,真是悲喜交集的情绪,领导这个畜生长征的,是一位管牧场的王酋亭先生,他平时的月薪不过80银元。”

南京城防战只坚持了不到两周,城破时国军败退都狼狈不堪,或降或窜或隐逸民间嫁祸百姓,毫无组织纪律。可中央大学的一群外国进口的猪牛羊却在一位校方管理人员的指挥下安然撤退,堪与敦刻尔克的有序逃亡媲美,简直不可思议!罗家伦在他的著作中执意要为这位名叫王酋亭的小人物立传确实有其巨大的人文价值,他向我们昭示了一种叫做“责任心”的伟大精神,而这种精神是国人非常罕有和稀缺的东西。

 台湾著名经济学家,当年还是学生的王作荣先生对这件已被人遗忘的由畜生举行的伟大长征也有记述,他在《走近南大》里说:“在所有内迁的学校中,中大是唯一事先有准备,临危又不乱,将全部图书仪器迁至后方,立即安定下来,维持弦歌不绝的一个学校,虽然其他中大老师对迁校之功甚大,但究竟不能缺少当家者的气魄与眼光,中大不仅图书仪器全部迁走,连农学院的外国种牛猪鸡等都经过一年多迢迢万里的跋涉,而到达重庆,在化龙桥附近与罗校长的坐车相遇,连天烽火,几番生死,老友异地重逢,罗校长的诗人气质又来了,当下热泪盈眶,下车与那些畜牧拥抱亲吻了一番。中大附近的居民常常羡慕中大的校工厨司的谈吐举止,都有大学生之风,其实,中大的畜生都有中大之风,朴实而有光辉,默默地走遍长江黄河,秦岭蜀山来参加抗战行列,多么朴实,多么光辉”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